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師娘甯中則第1章



? ? 甯中則站在窗外偷聽了大約一刻鍾,最終還是抑制不住心中的羞澀,她一向是一個傳統端莊的女人,對于人倫大理一向很遵守,在他心中她也一直把令狐沖當作自己的兒子回到自己的房間,心緒不甯的甯中則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。



? ? 不知道過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甯中則突然聽到一陣喊聲。



? ? “師娘,師娘!”



? ? 院子里,有人高聲叫道。



? ? “是大有嗎?有什麽事情啊?”



? ? 甯中則似乎剛剛睡醒的樣子,這話十分低沈,聽起來,睡意十足的樣子。



? ? “師娘,大事不好了!師父要手殺大師兄,你快去救救大師兄吧!



? ? 第1860章溫柔嬌羞的師娘



? ? “什麽!”



? ? 甯中則的房門一下子打開了,甯中則急促的問道:“你說什麽?你師父要殺沖兒……沖兒……”



? ? “師娘,是這樣的,大師兄,大師兄昨晚偷偷來到了華山,恰好今天早上師父有事找小師妹,便發現了他們在床上一起做苟且之事。師父當場大怒,便拔劍刺殺大師兄,現在兩個人正在打斗,估計大師兄支持不了多久!”陸大有帶著哭腔說道。



? ? “什麽?”



? ? 甯中則身子晃了晃,差點沒有砸到。在令狐沖七歲的小時候,甯中則把他帶上山,一直視若己出,當兒子一樣的看待,這感情之深,豈是其他弟子所能比得。



? ? “師娘,師娘。您……您怎麽了?”



? ? 陸大有見甯中則一下子面色蒼白,身子搖搖欲墜,登時就慌了。



? ? “大有,我沒事,你快點帶我去,我一定不能讓你師父殺了沖兒!”甯中則知道現在形式緊急容不得自己片刻耽誤,當下甯中則拿起牆上的配劍,急忙說。



? ? “好的,師娘跟我走吧!”



? ? 甯中則跟著陸大有快步趕到思過崖,正好發現崖頂岳不群和令狐沖兩人正在比斗,雖然令狐沖在年輕一輩的弟子中出類拔萃但依然不是岳不群的對手,雖然兩人已經過了近百招,但令狐沖此時已經險象環生,岳不群又是招招奪命,令狐沖隨時有可能身亡。



? ? “不要啊,師兄!”甯中則看到令狐沖危險,當下嬌呼一聲,沒有片刻猶豫拔出寶劍便飛到崖頂,和令狐沖一起格擋岳不群。



? ? 甯中則和岳不群是同輩弟子,而且她自由冰雪聰明,武功雖然比不上岳不群,但卻和令狐沖旗鼓相當,因此岳不群一時間並不能殺掉令狐沖。



? ? “師妹,你讓開!讓我殺了令狐沖這個小畜生,他竟敢壞了珊兒的清白!”岳不群此時面紅耳赤氣急攻心,顯然對于令狐沖在自己女兒新婚大喜之夜占有自己的寶貝女兒,恨不得殺之而后快。



? ? “爹,我和大師兄是兩情相悅的,求你放過大師兄吧!”此時岳靈珊看到娘親終于趕到來幫令狐沖,連忙松了一口氣,她連忙跑過來跪在岳不群面前哭泣著哀求道,“我一直愛著的人是大師兄,我並不愛林平之!”



? ? “你這個孽女,你還有沒有廉恥之心,不但在新婚之夜和令狐沖這個華山棄徒苟合,而且還恬不知恥的爲他求情,等我先滅了令狐沖再殺你!還不給我讓開!”



? ? “師兄,你就原諒他們2個吧,我看珊兒和沖兒真是兩情相悅的,沖兒是我們看著長大的,他從小品行忠厚,絕對不像奸邪之輩,偷林家傳家寶的人一定不是他,而且現在沖兒也算是你女婿了,你就放過他,讓他和珊兒成親吧!”



? ? “師妹,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?令狐沖不但勾結魔教中人,而且還三番四次屠戮正道中人,甚至還壞了我們女兒清白,像他這種不忠不義的叛徒,你還讓我原諒他,還讓我將女兒嫁給他,這要是傳揚出去我岳不群還能在江湖中立足嗎?師妹,你快讓開,讓我殺了令狐沖!”



? ? “不讓,我死也不讓,既然你聽不進我的意見,那你要是想殺沖兒就先殺我吧!”甯中則見岳不群態度堅決,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他,頓時拿起寶劍擋在令狐沖的身前。



? ? “甯中則,我命令你讓開!你要是再一意孤行,我只能放棄我們二十年的夫妻情分了!”這二十年來,岳不群還是第一次直呼甯中則的名字,顯然是真的怒急攻心了!



? ? “你放棄就放棄吧,反正我是不會讓你殺害沖兒的!”甯中則雖然對岳不群的威脅有些擔憂,但她知道自己此刻絕對不能讓步,否則令狐沖必死無疑。



? ? “好,很好!既然你執迷不悟,那我就要動用門規處置你們了!”岳不群見甯中則如此頑固,頓時更是氣氛如雷,“華山衆弟子聽令,現在是華山危急存亡的時刻!我命令你們擋住你們師娘和小師妹,絕對不能讓她們干擾我處決令狐沖這個孽徒!”



? ? “師父,求你放過大師兄吧!”陸大有忍不住開始等人也忍不住開始求情。



? ? “反了,都反了了你們!難道你們都想背叛華山嗎?”岳不群怒極反笑道。



? ? “不不,弟子不敢!只是……”陸大有等人連忙跪在地上,想要解釋。



? ? “既然不敢那就快點拿起你們手中的劍,幫我擋住你們師娘和師妹!”



? ? “是,師父!”華山衆弟子雖然略有不忍但是岳不群態度堅決,一向爲師命是從的他們只得抽出寶劍,然后圍在甯中則和岳靈珊周圍。



? ? “得罪了,師娘!”陸大有慚愧的說道。



? ? 岳不群見衆弟子拖住甯中則,頓時拔劍直刺令狐沖,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已經練到出神入化的地步,此時他使出了十成的內力,而令狐沖剛才在比斗中就受了內傷,因此不到三個回合令狐沖便已經支持不住了。



? ? “沖兒!”甯中則見令狐沖危機頓時想飛出衆弟子的的包圍圈,但是陸大有等人立刻使出了華山劍陣,甯中則一時間根本不能脫身。



? ? “小畜生,看你今天有誰能救得了你,今天我岳不群一定要清理門戶!”岳不群運起紫霞神功,全身紫氣彌漫,銳利的劍氣連堅硬的花崗石都一分爲二了,令狐沖只得避開鋒芒,很快便被迫來到了懸崖上。



? ? 甯中則見令狐沖此時的境地,頓時心亂如麻,她立刻使出自傷的法門使出了十二分的功力,想要阻止岳不群!



? ? “令狐沖看招!”岳不群突然陰陰一笑,在手上偷偷擦上劇毒然后飛躍一步逼近令狐沖,想要擊中他的心髒。



? ? “不要啊!”就在這危急關頭,甯中則終于拜托陸大有等人快速飛奔過來。



? ? 她長劍揮舞,“嘡嘡”擋著了左側岳不群的攻勢,可華山玉女劍法,強在輕盈靈巧,強在攻擊上,對于防守,確實差了一些,轉眼之間她已經中了兩掌。可她也頗爲倔強,眉頭只是一皺,咬著牙堅持了一下來。



? ? 令狐沖大聲叫道:“快走!”



? ? 自己連聲呼和,用勁全力攔著右側的岳不群。可甯女俠巾帼不讓須眉,什麽時候也不能讓晚輩斷后,自己先走啊。再說這人還是她女婿呢。



? ? 她說道:“你先走,我來……啊……”



? ? 說話間,她有中了一掌,這一掌力量極大,直至戳在了她的左胸,肋骨差點沒有被打斷!令狐沖看她倔強,也不再多說,回身拉著她就往山下跑去。這一跑,立刻顯出輕功的高低來。甯中則的輕功,竟然還不如令狐沖的快。令狐沖一緊,攔著師娘甯中則的柳腰,朝著山下飛奔而去。



? ? 山上的岳不群等人,一邊高聲叫罵著追趕,一邊紛紛掏出暗器,打向了兩人。令狐沖回劍如網,磕飛了幾個暗器。



? ? “師娘,現在情況危急,山崖下面是一個大湖,我們跳下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,我們一起跳吧!”



? ? “好,沖兒,師娘相信你!即使我們活不了,但能和你死在一起師娘也心滿意足了!”甯中則優雅端莊的玉臉上一陣蒼白,但她依然堅持著微笑著說道。



? ? “師娘,你對沖兒實在是太好了!”令狐沖對甯中則的話忍不住一陣感動,同時也對昨天晚上亵渎甯中則的想法慚愧的無地自容。



? ? “傻孩子,師娘一直把你當作自己的兒子,而且現在你又和珊兒有了夫妻之實,也算是我的女婿了!爲了你,即使喪命師娘也願意,你師父他們快要追來了我們跳吧!”



? ? “好!”令狐沖擦掉臉上的淚水,然后橫抱著師娘輕柔動人的嬌軀,直沖懸崖,然后飛躍出去!



? ? 兩人的身子不斷下降,不知道過了多久,只聽啪的一聲,令狐沖和甯中則終于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湖泊。



? ? 令狐沖緊抱著師娘的嬌軀,然后憤力向湖邊遊去,幸而這個湖並不大,兩人很快就到了岸邊。



? ? 令狐沖四下看了一下,看到一個山洞頓時大喜他立刻抱著師娘的嬌軀快步走了進去。



? ? “師娘,你受傷很重,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點食物來!”



? ? “恩……”



? ? 甯中則含含糊糊的應了一聲。



? ? 令狐沖扭頭看去,甯中則臉色白的下人,明黃衣衫竟然有大片的暗紫顔色,那顯然是流的鮮血了。令狐沖吃了一驚,這手一松,甯中則身子搖搖晃晃,身子前傾,立刻就要摔倒在地,令狐沖趕緊伸出手來,摟著了甯中則,這一下子竟然不偏不倚的按在了甯中則的酥胸上,哪里正堪一握,哪里豐膩高聳,哪里柔柔軟軟,又富有彈性。他心中一蕩,下意識的揉捏了一下,想用手的觸覺,來判斷一下,這個罩杯的大小……哪里……怎麽這麽粘啊?莫非是中劍了?



? ? “啊……”



? ? 甯中則痛苦的呻吟了一聲,令狐沖嚇了一跳,還以爲甯中則發現自己在吃她的豆腐,一下子心慌神亂,手臂立刻就僵硬了,這……這可是自己的師娘啊,可心里又是窘迫,又是充滿了不倫的刺激,大rou棒陡然高聳了起來。古時男子的衣褲都比較寬松,他又是站著的,一下子就碰到了甯中則的玉腿上。他見甯中則沒有什麽反應,他心中忍不住有一陣想要如破禁忌的瘋狂。



? ? “啊……”



? ? 甯中則又呻吟了一聲,令狐沖這時才發現,並不是甯中則並不是想看看自己的本錢,而是中了毒镖了。



? ? 她后背上種著兩支毒镖,而臀部也種著一支毒镖。這毒镖毒性頗大,甯中則這會兒已經昏迷了過去。令狐沖慌了神,趕緊把甯中則放在了地上,這……這要如何是好。自己身上可沒有帶解毒的要啊!這……這……他想著,忽然伸手解開了甯中則的衣衫,沒有辦法,只能自己吸毒了。



? ? 可……可這位置也太……太那個啥了,兩個在后背,還有一個在……在雪臀,而且,她胸口還有劍傷,天啊,這不是要脫光了甯女俠才行嗎?



? ? 現在已經過丑時了(淩晨兩三點)夜色茫茫,山林光線幽暗。不知出于何種考慮,令狐沖竟然再次抱起甯中則,向林木稀疏的地方跑去。到了哪里,接著幽幽的月光,令狐沖將甯中則放在草地上。



? ? 月光下的甯中則,修長似含煙的細眉,微微蹙著;明媚的眼睛,略略失神;她臉色蒼白,鼻尖處有點點細汗溢出,逃出生天,她忍不住輕聲的呻吟起來。



? ? 第1862、3章溫柔嬌羞的師娘



? ? “師娘,你受傷了,我……我給你上點藥吧。”



? ? 令狐沖關切的問道。這可是在民風淳朴,道德高尚的古代,你脫別的女人的衣衫,怎麽說得要先打個招呼吧。看甯中則的樣子,毒素恐怕已經有些漫延了,這……這上藥的速度一定要加快了,不然,后果不可設想啊!



? ? “恩,沖兒……麻煩你了。”



? ? 甯中則有氣無力的說道。



? ? “那……那我就脫衣服了。”



? ? “恩。好吧……脫……脫衣服。”



? ? 甯中則無神而迷茫的眼睛里,突然有了一絲清明,她抬眼望了眼挂在天邊的皓月,有些緊張的問道:“沖兒,我……我傷在哪里了。”



? ? “傷……傷在胸口。”



? ? 令狐沖猶豫了一下,決定還是實話實說的好。



? ? “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算了,沖兒你先去找吃的吧吧。”



? ? 甯中則搖了搖頭,可那目光中半是羞澀,半是堅決。



? ? “不行,拖不了那麽長時間了,那毒镖的毒性極大,再加上,你胸口受傷極重。不能再拖下去了。否則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

? ? 令狐沖堅持道。



? ? “沖兒,不用了。你去找吃的,我內力深厚,可以壓著毒性的,只要我休息好了運氣調理一下,那就沒有事情了。”



? ? 甯中則娓娓說道,其實她也知道自己恐怕堅持不到恢複體力,可是怎麽說也不能讓自己的徒兒,在那羞人的地方,給自己上藥啊,特別是這男子還是自己的女婿。她想著,忍不住的瞟了一眼令狐沖,皎潔的月光下,這男子一臉的焦急,一臉的猶豫,想必是在爲自己擔心著(其實她想岔了,令狐沖這會兒猶豫,實在想到底是不管不顧,直接把溫柔端莊的師娘給扒光好,還是勸說她同意,自己把她扒光了好)甯中則用力擠出一個笑容:“沖兒,華山派眼下有一劫難,可能危在旦夕,沖兒你……你能不能念在你師父養育你的份上,原諒他幫你師父一把,共同對付難關。”



? ? “師娘,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維護華山派的!”



? ? 令狐沖正氣浩然的說道。



? ? 甯中則滿意的一笑,又說道:“沖兒,雖然你是用不光彩的手段得到珊兒的,但我看得出來珊兒是喜歡你的。以后,珊兒就托付給你了。你……你要好好照顧她。”



? ? 令狐沖眼睛精光一閃,裝出一副好像被捉奸在床的狼狽與窘迫的神情,吃驚的說道:“師娘,你……你怎麽會知道的?”



? ? 甯中則也是一窘,她心中羞愧,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,自己這麽一說,豈不是,豈不是承認自己……自己在偷看他們的好事嗎?蒼白的臉,一下子竟然又紅潤了起來,端莊文雅的氣質中,含著一種成熟女人味,讓令狐沖忍不住砰然一跳。



? ? 明黃的長衫下,是異常豐滿的身軀,完全沒有岳靈珊的稚嫩感覺。生兒育女之后的嬌軀,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日漸豐腴了起來,凸凹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,豐滿的ru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,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,隱約顯露豐滿的輪廓,和一泓誘人的深溝。如果說岳靈珊是青澀的水蜜桃,需要你左摸兩下,右摸兩下,再挑逗中激發著情趣,而著甯中則是熟透了的芒果,輕輕一咬,滿嘴飄香,豐膩沁人的汁水,一下子就湧了出來。下身月白色的長褲,緊緊的裹著那修長結實的玉腿,勾勒出一個優美的曲線,明黃衣衫下,月白長褲見,隱隱可以看到一個鼓鼓的阜部,讓男人不禁心慌意亂。



? ? 清淡的月色,抹殺不了令狐沖那火辣辣的目光。那眼光有如一束閃電,投射在甯中則的嬌軀上,被甯中則敏銳的捕捉到了。巾帼不讓須眉的甯女俠慌亂了,她不是出塵脫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,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,如果非要加一個形容詞,那就是一個美豔的人母,道德的沖擊,讓她心中浮出異樣的難以名狀的感覺:他……他知道我……我在窗外偷窺的事情了嗎?他……他知道握在窗外自蔚的事情了嗎?他……他會怎麽看待自己。甯中則擔心中,有著羞愧,羞愧中又有著被偵破內情后的欣喜,欣喜中夾雜著難以明言的錯亂情愫:師娘聽床戲,被女婿發現,在錯亂之中,她又有著一分慌亂。這男子的眼神,哪里是尊敬的看著自己端莊溫柔的師娘啊,這分明是在看自己棍下的獵物。



? ? 她慌了,她急急的說道:“沖兒,你帶我……帶我去到鎮上躲幾天吧!”



? ? “不,我要給你治傷,你不治傷,會死的!”



? ? 令狐沖堅決的說道。



? ?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

? ? 甯中則的話,還沒有說話,就覺得身子一僵,這男子已經出手如電,飛快的點了自己胸腹間的要|穴。不知道爲什麽,卻沒有點自己的啞|穴。



? ? “你……你……不要……”



? ? 她不知道想說些什麽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。這傷勢很重,她自己很明白,她也不想死,可是,治療,卻不能讓自己的女婿來治療啊。這……這就算不傳揚出去,自己以后如何和他相處呢,還有,自己如何對的起丈夫呢?



? ? “你……你這樣,我以后怎麽見靈珊啊。”



? ? 甯中則在慌亂之中,終于給自己找了個借口,把女兒當作擋箭牌給推了出來。



? ? “如果我見不死不救,又有什麽面目見靈珊啊。這樣下來,靈珊和我豈不是一輩子不能在一起了。你丟了性命,女兒又失去了始終幸福,你過意的去嗎?”



? ? 令狐沖冷靜的說道。



? ? “我……”



? ? 甯女俠住了嘴,她知道女兒的個性,如果真是這樣,恐怕女兒和女婿之間就真的會出問題的。她歎了口氣,不再說話。她似乎認命了,可就在放棄心防的一刹那,一股子背德的異樣感覺,沖了進來。身子要給第二個男人看了嗎?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女婿和徒弟。



? ? 甯中則受了傷,兩手酸軟無力,舉都舉不起來,這脫衣服的活兒,只能讓女婿代勞了。她羞澀的瞟了一眼令狐沖。自己傷在哪種羞人的地方,又是要擦藥,又是要吸毒的,前胸后背,外加臀部,不是全都要被他給看了一遍嗎?她想閉上眼睛,就當這是一場噩夢好了。心里卻癢癢的,似乎還有些期待,她的臉紅了,她有些痛恨自己的這個想法,自己是怎麽了,身子要被女婿看到了,怎麽還……還有一種裸露了欲望了呢?



? ? 她心里暗罵著自己,正準備閉上眼睛。可令狐沖的動作讓她心里忽然湧上來了一絲感激,還帶有點點失落。



? ? 令狐沖做了什麽呢?



? ? 令狐沖竟然扯下自己的衣袖來,往眼上一蒙。



? ? 君子,就是這樣不欺暗室的。甯中則贊道,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老公,“君子劍”岳不群。這下子,自己又能治傷,又能保著清白了。一舉兩得,這個男子,想得真是周到啊。



? ? 令狐沖的那雙大手,就在甯中則的暗贊聲中,光明正大的摸上了師娘的嬌軀。一下子握在那柔潤的雪肩上。甯中則穿的明黃長衫,是上好的湖絲料子,不僅色澤亮麗,而且觸手光滑異樣。再好的衣服,也要絕好的身材才能體現出衣服的妙處。



? ? 甯中則的肩膀頗爲豐厚,摸起來柔若無骨,和湖絲料子相得益彰,滑而不膩。一雙大手從兩側漸漸向中間靠攏。這長衫的衣領,也在中間傾斜了下去。大手越過了衣領,入手處猶如一塊溫玉一樣,暖暖的,柔柔的。甯中則年紀有三十七八歲,可內力精深,又兼天生麗質,歲月似乎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麽褶皺的痕迹,她的皮膚和那上好的湖絲料子相比,在光滑細膩,這方面竟然不相上下,絲綢都是薄薄,可是她的肌膚則是富有著青春的彈性。大手溫柔的撫摸這甯中則的雪頸,一片火熱的氣息從那大手上傳來透過雪頸,直直湧向了甯女俠的腦門,她喉嚨發出“嗯嗯”的聲音,不知道是由于喜歡,還是疼痛。



? ? 甯中則的呻吟,讓大手不敢再做停留,它按著雪玉般的肌膚,順著衣領子劃了下來,先碰到一個橫著突起,想必是水紅的短褂。令狐沖不理會著短褂,繼續向下滑移,這衣領順著身子,慢慢的向外突出,最后融合在一個對襟的衣扣上面。



? ? 衣扣下面就是高聳的酥胸,那接著衣扣的大手總是若有意若無意的輕輕在酥胸上拂過,那……那不是丈夫,也不是普通男子的手,那是自己女婿的手,甯中則的心顫抖著,心里怦怦直跳,這碩大的ru房也隨著呼吸,一會兒高高的頂起,親密的擠壓著正在接著以后的大手,這豐滿的酥胸上,擠出一個羞人的手印;一會兒又漸漸的消退,那肉球上的手印又在彈性的作用下,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

? ? 甯中則的臉紅了,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,這……他確實是看不見了,可是正因爲看不見,他解起衣扣來,速度也慢的,也還時不時的碰到不該碰的地方。從那男子僵硬的胳膊上,也看的出來,這男子似乎也頗爲窘迫。甯中則有些張口指點一下方位,可話到了嘴邊,有羞澀收了回去。



? ? 令狐沖就這樣摸摸索索的終于將明黃長衫徹底給解了下來。



? ? 右|乳|忽的一熱,被一只大手握了個正著。“哦……”



? ? 甯中則忍不住嬌呼了一聲。



? ? “師娘……對不起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。我……我只是想扶著你的腰,把長衫給脫掉。”



? ? 令狐沖趕緊解釋道。其實,他是故意的摸了一下甯中則的酥胸,不知道爲什麽,他就是喜歡這種帶著點犯罪感的快意。那……那高聳的酥胸不是自己老婆的,而是自己老婆她媽的。



? ? 甯中則本想指責令狐沖,見令狐沖這麽緊張,她心里一軟,說道:“不怪你,你……你也不是有意的。”



? ? 她話是這麽說,身子卻莫名其妙的向右側傾斜了一下。剛才正好握著甯中則右|乳|的大手,正好在向右邊一動,她身子這麽一斜,酥胸凸起,擠壓著那漸漸遠去的大手,似乎有些戀戀不舍。我是怎麽了?甯中則恍惚中默默的詢問者自己。??



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